1. <rp id="ucbq4"></rp>

    1.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

      今年是故宮建成600年,9月10日,作為故宮博物院系列紀念展之一的,丹宸永固——故宮建成六百年展,使用了午門(mén)區域的西雁翅樓、正樓及東雁翅樓三個(gè)展廳。將故宮600年歷經(jīng)的燦爛歷史和傳承的優(yōu)秀文化娓娓道來(lái)。然而,有許多朋友因為疫情的緣故不能到現場(chǎng),小U帶您云瀏覽故宮600年的文物部分代表性的展品。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)


      ▼《徐顯卿宦跡圖冊》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2)


      600年前的故宮什么樣?在午門(mén)展廳西燕翅樓,明代翰林官員徐顯卿完成的“紀錄片”——《徐顯卿宦跡圖冊》解開(kāi)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
      這本圖冊全面真實(shí)地記錄了明萬(wàn)歷年間吏部右侍郎徐顯卿的成長(cháng)歷程和仕宦生涯,圖冊中有關(guān)明代宮廷典制的描繪以及徐顯卿題記為歷史研究提供了生動(dòng)的資料。


      由畫(huà)中的款印和題識可知,圖冊由像主徐顯卿在萬(wàn)歷十六年請余士和吳鉞合作繪制。圖后有1925年陶镕題記一則,說(shuō)明此圖冊曾為日本駐津總領(lǐng)事吉田茂在中國收購,為“免流出海外”,遂托“寶晉齋主人”以重價(jià)購回。后入藏北京故宮博物院。


      本次展覽展出了圖冊中的兩頁(yè),觀(guān)眾可形象地看到距今400多年前,也就是明代中晚期紫禁城午門(mén)及太和殿廣場(chǎng)的真實(shí)情景,還能像福爾摩斯一樣從中發(fā)現紫禁城建筑在明清兩代變遷的蛛絲馬跡。


      ▼首次展出的寧壽宮花園符望閣漆紗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3)


      在午門(mén)正樓展廳寧壽宮區展出的一片漆紗,在此次展覽中備受矚目。


      1773年,南方匠人們同心協(xié)力織造好十余片漆紗,千里迢迢送入故宮,成為符望閣里“紗窗”。此次展出的漆紗就是其中一片,這是其兩百多年來(lái)首度與公眾見(jiàn)面。


      這件漆紗原先鑲嵌在寧壽宮花園符望閣一層的欄桿罩上,正反面皆有相同圖案裝飾,又能完全透光,精美異常。


      ▼養心殿符板:神秘的鎮殿之寶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4)


      此次大展中,故宮養心殿符板和五供首次亮相。銅質(zhì)符板上刻鎮宅靈符來(lái)守護宮室,前置香爐、蠟臺、靈芝五供。2015年,養心殿百年來(lái)首次大修時(shí),這塊符板和五供被發(fā)現,當時(shí)被放置在養心殿明間梁架內藻井的正上方。


      事實(shí)上,整座紫禁城只有三座安放符板的建筑,分別是太和殿、乾清宮、養心殿。據《造辦處各作成做活計清檔》記載:雍正九年八月十二日,雍正帝降旨在養心殿安黃銅符板一塊,太和殿和乾清宮分別安放符板各一塊。


      ▼康熙三十四年(1695)重建太和殿時(shí)的10只脊獸原件首度集體亮相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5)


      在紫禁城古建筑屋頂上,脊獸的數量和位置都有一定之規,絕對不能逾矩。太和殿作為級別最高的建筑物,其屋頂檐角安放了10只脊獸。在此次大展上,這10只康熙年間琉璃瓦脊獸原件集體亮相,按從前到后的順序依次為:龍、鳳、獅子、天馬、海馬、狻猊、押魚(yú)、獬豸、斗牛、行什。


      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中國古代屋頂上脊獸最高品階為9只,而太和殿的屋頂則多加了一只行什。行什只在太和殿出現,是個(gè)孤例,也是太和殿建筑無(wú)上等級的體現。


      ▼脊獸的最后一件——行什只在太和殿出現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6)

      太和殿初建時(shí)名為奉天殿,后多次燒毀。康熙十八年二月初三再次焚毀,由于良材難求,取木艱辛,這次工程備料用了十余年,直到康熙三十四年開(kāi)工,兩年后告竣,才有了今日的形制。


      太和殿屋頂脊獸中獨一無(wú)二的“行什”,相傳就是取震雷防火的寓意。行什是一種帶翅膀猴,背生雙翼,手持金剛寶杵。因長(cháng)相似雷公,行什也被認為是雷震子的化身,端坐在太和殿之巔,用以驅雷避火。


      ▼故宮博物院藏清乾隆金嵌寶金甌永固杯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7)


      “金甌永固杯”寓意大清的疆土、政權永固?!敖甬T永固杯”是清代皇帝每年元旦舉行開(kāi)筆儀式時(shí)專(zhuān)用的酒杯。每當元旦凌晨子時(shí),清帝在養心殿明窗,把“金甌永固杯”放在紫檀長(cháng)案上,把屠蘇酒注入杯內,親燃蠟燭,提起毛筆,書(shū)寫(xiě)祈求江山社稷平安永固的吉語(yǔ),所以“金甌永固杯”被清代皇帝視為珍貴的祖傳器物。


      根據清“內務(wù)府活計檔”記載,乾隆對“金甌永固杯”的制作十分重視,不僅要領(lǐng)用內庫的黃金、珍珠、寶石等珍貴材料,而且在制作過(guò)程中的每道工序之前都要先精細地畫(huà)圖樣呈覽,直至皇帝十分滿(mǎn)意方可。


      ▼《青玉明成祖謚冊》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8)

      該廳展覽的第一件文物為“青玉明成祖謚冊”,謚冊6片,黃織金緞將6片連接。永樂(lè )元年上謚。每片均是四條拼成,冊第1片刻4條龍,第2至5片刻謚文,為楷書(shū)填金字,第6片光素。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三十一年(1398年)閏五月卒,年七十一。葬孝陵,廟號太祖,謚號高皇帝。此冊為明代永樂(lè )即位時(shí)上謚。


      ▼琉璃瓦部件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9)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0)


      青玉明成祖謚冊明代保存至今的琉璃瓦的部件,如下面的鳳紋、龍紋滴水,各種顏色的琉璃龍紋勾頭依舊上的龍、鳳紋雕花依舊清晰,且顏色褪去以后,別有一種不同于今天琉璃瓦部件的古樸。


      ▼黃綠琉璃塑蓮花瓦件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1)


      琉璃瓦的部件下面的這件黃綠琉璃塑蓮花瓦件由南京博物院藏,雖然只是建筑的一個(gè)組成部分,但是蓮花的葉片和荷葉以浮雕的方式從平面上涌起,蓬勃美麗。


      ▼故宮博物院大高玄殿出土的銘文磚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2)


      故宮博物院大高玄殿出土的銘文磚故宮博物院策展人員介紹說(shuō),紫禁城從1420年建成以后,基本大格局已經(jīng)定下來(lái)了。清代入關(guān)以后是沿襲明代的建制,后來(lái)康熙,雍正帝對于建筑大規模的改建很少,除非是建筑遇到雷擊或是遇火需要重修。而乾隆朝的時(shí)候對于宮殿的改建到達了一個(gè)高峰,改造已經(jīng)不限于某個(gè)建筑,而是區域性地進(jìn)行改變,比如乾西五所始建于明初,與東路的乾東五所相對稱(chēng),由東向西分別稱(chēng)為頭所、二所、三所、四所和五所,每所均為南北三進(jìn)院,原為皇子所居。清代乾隆皇帝即位后,將乾西二所升為重華宮,頭所改為漱芳齋并建戲臺,三所改為重華宮廚房,而后拆建四、五所改建建福宮及花園,從而徹底改變了乾西五所原有的規整格局。


      ▼朱瞻基行樂(lè )圖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3)

      ▼《朱瞻基行樂(lè )圖》局部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4)


      乾東五所與乾西五所,在明代是供地位較高的宮女居住的地方。明代宮女中未能升為嬪妃,但資格較老、地位較高者,得以居住在乾東或乾西五所?;实鄣娜槟?,是最高等級的宮廷女傭,例行居住在這一帶。乾東、乾西五所,明清兩朝也常有公主居住,清代也曾成為皇子的居所?,F場(chǎng)也展出了多幅描繪明代的皇帝在后宮中生活場(chǎng)景的繪畫(huà),明代宮廷繪畫(huà)中有一類(lèi)表現帝王生活和重大歷史事件的作品?!吨煺盎袠?lè )圖》描繪的就是明宣宗朱瞻基便服簷帽在御園觀(guān)賞各種體育競技表演的場(chǎng)面。包括射箭、蹴踘、馬球、捶丸、投壺等,場(chǎng)面宏大繁復而又具體入微,生動(dòng)地表現出當時(shí)宮中的文體娛樂(lè )活動(dòng)。由于要反映特定的地點(diǎn)和環(huán)境,所以描繪了大量的建筑。此卷以工整細膩的寫(xiě)實(shí)手法按照歷史原貌對明代皇宮的樓臺殿閣作了既真實(shí)又概括的描繪,是研究明代宮廷歷史以及皇家建筑的重要資料。


      ▼《出警入蹕圖》(復制品)
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5)


      ▼《出警入蹕圖》(復制品)局部

      所有過(guò)去,皆是未來(lái)--一生僅一次的展(圖16)


      臺北故宮所藏〈出警圖〉與〈入蹕圖〉是各自分開(kāi)的兩幅長(cháng)卷,但因畫(huà)家將皇室謁陵的時(shí)空歷程濃縮于兩幅長(cháng)卷,故常被合稱(chēng)為「出警入蹕圖」。
      〈出警圖〉描繪明神宗騎馬,由陸路出京;〈入蹕圖〉則刻畫(huà)明神宗乘船,走水路還宮。這兩幅長(cháng)卷也是臺北故宮所藏手卷畫(huà)作中最長(cháng)的兩幅,畫(huà)中人物眾多,場(chǎng)面宏偉,是歷代畫(huà)作中少見(jiàn)的鉅作。

      如今,讓文物“說(shuō)話(huà)”成了博物館的新標桿。新舊理念的碰撞,讓部分人對文物的態(tài)度形成了強烈反差,一種認為文物應當“故作深沉”,應該館藏于博物館供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研究;另一種則認為文物應當“物盡其用”,為經(jīng)濟站臺。然而,博物館不僅僅是文化遺產(chǎn)機構,更是公共文化教育機構,“高雅不深奧,親和不媚俗”是其始終堅持的定位。無(wú)論什么時(shí)代,讓更多人走進(jìn)博物館,通過(guò)一系列優(yōu)秀的展覽,親近文物,接受文化熏陶,傳承歷史文化,才是博物館應有的姿態(tài)。

      上一篇: 上一篇: 分享 | 博物館設計案例—猶他州國家歷史博物館

      下一篇: 下一篇 : 重生的晶體空間-英良石材自然歷史博物館

      女高潮18P被喷出白浆_大帝A∨无码视频在线播放_米奇欧美777四色影视在线_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东京热